羊年系列4——羊的神话故事(欧洲篇)

http://malaysiawriting.blogspot.com/
俗语说,种瓜得瓜,种豆得豆,但你听过“种羊得羊”吗?

植物羊
http://malaysiawriting.blogspot.com/
植物羊是一种传说中的神秘植形动物,它既是植物又像动物,在古代中国和欧洲典籍中,都有植物羊的记载,有者认为它是想像中的动物,有的人认为它是棉花或天蚕。

植物羊流行于中古世纪的神话传说,它被形容为如羊羔般大小的特殊植物,且被认为来自欧洲(曾被称为鞑靼)和中亚地区,因此植物羊拥有许多名称,如英文中的“鞑靼植物羊羔”(Vegetable Lamb of Tartary或Tartar Lamb)、土生羊(earth born sheep)、斯基泰羊羔(The Scythian lamb)、Chinese lycopodium、叙利亚羊羔(syrian lamb)、水羊(water sheep)、Barometz、植生羊(planted sheep),拉丁文中的Agnus scythicus 、Planta Tartarica Barometz等!

中世纪的文献描述两种植物羊,一种是如初生羊羔般,并且生长在豆荚之中,另一种则是像真人羊羔般大小,有血有肉且脐带与植物茎杆相连。茎杆富含弹性,因此拴在上面的羊羔,可以吃周边的植物,但是一旦植物吃完或者茎杆断裂,那么羊羔将会死亡。

据说,猎人与狼喜欢植物羊鲜美的肉质,以及其如蜜般的血液,却无法将植物羊从茎杆上分离,除非茎杆断裂,或者茎杆被箭头或镖切断。 
http://malaysiawriting.blogspot.com/
在19世纪,英国自然主义者Henry Lee在撰写《植物羊:棉树的神奇寓言》书籍时,广泛研究植物羊的传说,并咨询了部分犹太长老,较后他从以前的文献记载中,了解到猎人如何选择捕获植物羊的武器。

1957年,阿根廷诗人博尔赫斯(Jorge Luis Borges)曾出版《幻想动物学手册》,较后则改名为《想像中的动物》(The Book of Imaginary Beings),而书中描绘的植物样匪夷所思,它身为羊形,却非出自母亲,而且其脐连接于大地。
http://malaysiawriting.blogspot.com/
此外,中国的《旧唐书》也有类似记载:拂菻国(大秦与东罗马帝国)有一种羊出自土中,当它快长大出土时,人类在四周筑墙,以防止它被野兽吃掉。当小羊从土里冒出来后,脐带还和地面相连,不能用刀子割断,否则会死亡,必须派人骑马来往奔驰,并击鼓吓它。它一惊骇,脐带自然脱落。 

在元朝,姚桐寿的著作《乐郊私语》,也有描述植物羊。书中记载,植物羊是西域的动物,不过它并非胎生动物,而是像植物一样播种的生物。当植物羊被宰杀后,在初冬未日这一天,把它的骨头埋在土里,过三个月开春后,奏胡笳及念咒语,羊宝宝就会破土而出。 

种瓜得瓜,种豆得豆,但“种羊得羊”却违背常理,羊岂能像种庄稼般播种收获?尽管姚桐寿言之凿凿,但许多人都不相信此记载,而根据后代科学家的推断,他们认为植物样可能是棉花或天蚕。


巴风特(Baphomet)
http://malaysiawriting.blogspot.com/
巴风特是基督教著名的恶魔之一,在巫术的传说中,魔王撒旦经常化作一只羊的形状,并在女巫聚会的场所上,供众女巫作膜拜之用。 

这个名字的起源尚无定论,它最早出现於一首诗篇中,较后又被作为异教偶像的称呼,并出现在异端裁判所对圣殿骑士(圣堂武士)的审讯笔录中。

巴风特的名字,最早于1195年出现在欧西坦/普罗旺斯游吟诗人Gavaudan的诗篇《Senhors,per los nostres peccatz》中,到了1250年,此名字又出现在一首哀悼第七次十字军东征失败的诗中,游吟诗人Austorc d'Aorlhac再次提到了“Bafomet”。 

另外,在被译成欧西坦语的拉蒙·尤依早期作品《Libre de la doctrina pueril》中,有一篇穆罕默德生平简介的题目是“De Bafomet”,因此有人认为,这个虚构的恶魔是暗指基督教的敌人。

1307年10月13日,法国国王腓力四世(Philippe le Bel)镇压了圣殿骑士团,逮捕了大批法国圣殿骑士,并使用酷刑逼供。巴风特这一名字出现在几份供述中,且被承认为圣殿骑士们崇拜的偶像。

这几份供述中的描述千差万别,一些圣殿骑士声称完全不知情,其他的人皆被屈打成招,杜撰出诸如一只猫,或者一个带三张脸的形象,圣殿骑士面临100多种罪名的指控,而且大都是莫须有的罪名。 

1854年,法国一名神秘学家Eliphas Levi,写了《Dogmas and Rituals of High Magic》这本书,书中就有他手绘的巴风特插图,并以“The Sabbatic Goat”(安息日之羊)作为其别名。

在这幅画中,巴风特被画成半人羊,其额头有五芒星,两角之间有火把,它代表男性和女性,天堂与地狱,或任何其它的二分法,此形象让巴风特迅速流行起来。

实际上,Eliphas Levi创作的这个安息日之羊,很大可能是受到埃及文化的影响。刚好在1822年,法国学者商博良成功破译埃及象形文字,欧洲掀起了一股埃及文化热。而Eliphas Levi称呼巴风特为“The Baphomet of Mendes”,即孟迭斯的Baphomet。
    
孟迭斯是古埃及一个重要城市,当地居民信奉的主神是Banebdjed圣羊,Eliphas Levi把圣羊改头换面,加上代表神秘主义魔法的五角星,就造就了这一著名形象。

到了19世纪,巴风特的名字随着一系列伪历史作品的出版,再次进入以英语为母语的人们之视线,这些作品试图将圣殿殿骑士与一系列阴谋论联系起来。不过,《圣殿骑士百科全书》作者Karen Ralls指出,无论是《圣殿骑士法规》,还是中世纪圣殿骑士的文件中,都从未提及过巴风特这一名字。


耶鲁(Yale/Centicore)
http://malaysiawriting.blogspot.com/
美国耶鲁大学闻名于世,但耶鲁的神话来源却鲜为人知,其实耶鲁(拉丁语为Eale)是一种欧洲的神话生物,其名可能来自希伯来语yael,意思是“山羊”。

耶鲁最早的记载,出自古罗马作家老普林尼(Pliny the Elder)撰写的《自然史》,它是衣索比亚(Aethiopia)的野兽,到了中世纪则被纳入动物寓言集,它象征“自豪的防御”。

“Aethiopia(埃塞俄比亚)产生...许多怪物:...在相同的人也发现了动物叫黑色或黄褐色的EALE(耶鲁大学),河马的大小,用大象的尾巴,用公猪和可移动角长度超过一肘而在战斗中交替竖立,并提交给攻击或依次向后倾斜的政策指导的下颌。“
http://malaysiawriting.blogspot.com/
耶鲁的形象拥有不同之描述,一般将它形容为拥有巨角的羚羊或羊,其羊角能够转向任何方向,《自然史》形容它拥有河马般的体积、黑色或黄褐色的肌肤、大象的尾巴及野猪的獠牙,然而在一些绘画作品中,它又被画成有獠牙的山羊。

此外,耶鲁也被英国贵族用作徽章的护盾兽像,剑桥圣约翰大学的大门上,就有耶魯的兽像,而在美国耶鲁大学,一些通道门口、学生组织的标志及毕业典礼的旗帜,也可见到耶魯的图案。

沒有留言 :

張貼留言